所念皆山河,人间四月天
发布时间:2020-04-24   动态浏览次数:40

2019级汉语言文学班  陈玉倩


庚子新春,我是通过文字与你照面的。略带些生疏,微凉,却也有着掬诚如昨的真心。

你就那样冒入我的笔下,似喷涌的泉,盛开的花,皎皎的月。

你问我:江城的滩清亮了吗?江城的樱开了吗?江城的月圆润了吗?我是多么想告诉你:江城的水清了,花开了,月圆了。

我是多么希望你可以脱去一层层的防护服,摘下一把把的口罩,走出笼罩黑夜的医院,与我搁浅脚步,走走江城的老街,看看樱花落尽阶前月,听听一朝春雨洗烟尘。

你忽然陌生地对我说:“不行!还有许多医患者等着我为他们安抚治疗,还有一份责任不允我闲闲漫步,还有还有。”

你的话突然令我觉得生疏,因为我清清楚楚的知道你曾经是一个多么不顾一切的人,有着自由散漫说走就走的女孩子了。

这种生疏感是风飘云端的距离美,是花落珞珈的蹁跹美。

那年毕业季,你不顾家人的反对,不顾社会上医患关系的紧张,你毅然决然跑到离家一千公里的外地念书。你说,那里有你最想要学习的医学,有你最放浪天地的形骸,有你苦念书本的期待。

告别家乡,你来到了一所极为普通的医科学院。这里,没有你想象的绿树成荫的大道,没有诺大的教学楼和图书馆,甚至没有舒适的交际圈和学习圈。

你硬着头皮,铁着意念,告诉自己:我不后悔。就算没有别人的大学环境又如何,就算没有人理解远离家乡求学又如何。

星河在上,波光在下。你抬头揽月,低头拾光。

晨晞微露,平线未起,背上装满各种医学资料的书包去往图书馆。夜雨听眠,月光已暗,你仍不舍心中执念的本草纲目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。今年放假回家,你欣喜地告诉家人,你综合成绩第一并且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。全家都为你的努力,你的成绩感到骄傲。

然而还未好好享受几天的团圆的幸福和亲友的祝贺,那天晚上你看到新闻上说,新型冠状病毒偷袭了武汉重镇,许多人已经确诊肺病。

那几天,你时时刻刻盯着手机新闻,接踵而来的,庞大如山,极速飞涨的确诊人数牵动着你的心,令你瞠目结舌,心如刀绞。

你暗暗下了一个决定,背着家人,只身一人来到武汉支援。那是一个此刻夜比风高,病重魔域的武汉。

那晚,你打电话告诉我,你已到达武汉,并嘱咐我告诉叔叔阿姨不要让他们为你担心。我噎着声音,嘶哑着说了一句“嗯,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,带好口罩,穿好防护服。”

放下电话,我思虑着你逆行的背影里是否藏着你的不舍,你情比金坚的信念里是否会拾得一句值得。

可我又清晰地知道你是那聊赠一枝春的白衣少年,是那花种珞珈山的一树樱,是那除却思念跑在月里的小孩子。

我连忙去到你家,发现叔叔正站在月色里,点着手电筒,满大街找你。

我低着声音说,叔叔,别担心,康康应援去了武汉,但是有专门医疗团队的负责照料。

突然,那个比我高了两个半头男人,腿软膝外翻,跌了下来。

我赶忙扶起叔叔说“叔叔,没事没事的,康康那么仔细,一定会平安无恙的。”

那天清晨,通过云视频,我们看见你不停歇辗转的背影,看见你摘下口罩满脸的褶印,看见你用五分钟草草吃饭的酸苦,看见你千言万语慰语病者的真切,看见你收到久违家友消息的一抹泪痕。

那一刻,我知道你是倔强的溪水,渴望流向海洋,却也期盼浪潮时重回土地;你是春天的烟雨,想象带来美好,却也希望烟飘后换来天青色;你是攀爬的篱笆,多情漫延江城,却也期待明天掬一滴晨露滋养宅院。

如今,四月已来,疫情也渐渐好转,我在最美的人间四月天的信笺里记录了你所念的星河,画下了我们牵手樱花树下的浪漫。

在这浅浅的信笺里,还有我想对你说的话:你的满目山河的信念,是我愿追随你的心结。